欢迎来到米易县人民医院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网站
24小时急诊电话:0812-6376303
党风廉政教育首页>医院概况>医院简介
预防职务犯罪专栏第六期
作者:日期:2017-08-28阅读:5072

最新法律法规: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贪污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基金能否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批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告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贪污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基金能否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批复》已于2017年7月19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六十七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17年8月7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贪污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基金能否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批复

(2017年7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届检察委员会第六十七次会议通过)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解放军军事检察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

  近来,一些地方人民检察院就贪污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基金能否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请示我院。经研究,批复如下:

  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等社会保险基金可以认定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一项规定的“特定款物”。

  根据刑法和有关司法解释规定,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中的“特定款物”的范围有所不同,实践中应注意区分,依法适用。

                                       此复

                                  最高人民检察院

                                  2017年7月26日

 

预防资讯:

“立足检察职能推进精准扶贫”研讨会召开

  本报攀枝花8月16日电(《方圆》记者陈录宁 通讯员杨强 蔡春燕)8月16日,“立足检察职能,推进精准扶贫”研讨会在四川省攀枝花市召开,来自最高检及各地检察机关的代表共100余人参加会议。与会代表围绕检察机关如何贯彻落实中央战略部署,充分发挥检察职能,推进精准扶贫这一课题,结合自身工作实际,分别阐述了检察机关精准扶贫工作的现状、问题及改进措施。

  与会代表一致认为,要充分认识到检察机关服务和保障扶贫工作的重要意义,努力做到在“精准扶贫”中加强“精准监督”,保障扶贫政策和资金落实到位,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会议同时指出,随着扶贫开发工作进入攻坚阶段,涉及扶贫领域的项目建设、资金拨付等方面的犯罪呈现出了新的规律和特点,如何创新运用检察职能服务扶贫攻坚,为扶贫攻坚贡献力量将是检察机关重要工作之一。

  本次研讨会由《方圆》杂志社、攀枝花市检察院主办,攀枝花市东区检察院承办。

  

贪官忏悔录:

贪官忏悔:我贪污挪用的钱都用于赌博还债了:

忏悔人:李传魁  原任职务:四川省达州市万源市皮窝乡财政所所长

涉案罪名: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诈骗罪

判决结果:2012年11月22日,万源市法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和诈骗罪判处李传魁有期徒刑二十年。

犯罪事实:李传魁在办理皮窝乡桔梗开发项目专项资金划拨和管理中坝河村皮黄通村道公路工程资金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侵吞国家专项资金27.8万元,挪用公款40.3万元。李传魁虚构事实,以乡人民政府名义向民间借款,金额达85.4万元,用于赌博、承包工程、日常开支。

  回顾以往的人生历程,我不禁潸然泪下……

  我是一名来自农村的子弟,父母省吃俭用,不惜一切代价让我念完大学。年少时我成绩优秀,大学毕业后顺利走上工作岗位,并组建了自己的美好家庭。妻子聪慧贤达,儿子乖巧听话。在工作岗位上,我积极肯干,奋勇上进,很得领导赏识与信任。但随着时间推移,我的思想和人生观发生了变化,一些自由、散漫思想充斥了大脑。我开始追求享乐,崇尚拜金主义。

  从2005年起,我慢慢和社会上一些朋友结交。他们知道我性格比较耿直,便和我称兄道弟,在外吃喝玩乐、消遣享受,多数也都由我买单请客。他们教会我打麻将,在他们的怂恿下,我逐渐染上了打麻将赌博的恶习。到2008年底,我挪用了单位公款23万多元,大部分让自己打麻将赌博给输掉了。当时觉着自己没法来钱,就想着利用职务之便,在2009年1月至2010年10月用单位专用收据向民间借款共41.5万元,归还一部分利息和填补上23万元的公款漏洞后,余下的11.5万元在后来的打麻将中又一次被我输掉,但我并没有迷途知返,接着又输了15万元。于是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我越输越打,越打越疯狂,为填补漏洞,我又先后两次采用收入不入账的方式贪污公款26.3万元。

  2010年11月,有朋友邀我一同做工程,当时我赌博输得很惨,也想捞回一把。于是,我自制白条向民间借款85.4万元。到2011年12月底,我共投资工程款38.2万元,但在结算时工程总共亏了50多万元。朋友虽说风险共担,但结果是他们让我一人亏了38.2万元。我就这样被“朋友”一把把地推下了悬崖。作为一名赌徒,我始终没有回头。更可恨的是,2010年11月至2011年12月这段时间,我又在社会上开的私人茶馆里输掉了22万多元。

  交友不慎,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我深感身为一名党员干部,平时对自身要求不严,没有原则,交损友,染上赌博恶习,没有树立正确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些都是我走向犯罪深渊的根源。崇尚拜金主义,自律观念差,法纪观念淡薄,方才毁了前程。如今,我追悔莫及,愧对党和人民,愧对父母妻儿,愧对亲朋好友。在此告诫各位,要以我为戒,远离赌博,远离损友,加强学习,用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来武装自己,自觉抵制不良因素的诱惑。